您当前的位置: 虾么通 >> 旅游 >> 古人也有旅游文明问题?

古人也有旅游文明问题?

时间:2015-06-29 22:17:04 来源:虾么通新闻网

元白,是唐代诗人元稹和白居易的合称。将两个人合在一起说,不仅两人有近似的文学观念,两人还有特别深厚的友谊。

公元810年,元稹从监察御史贬为江陵曹参军,5年后返回长安。路过蓝桥驿时,元稹写下了《留呈梦得、子厚、致用》。不久白居易从京中贬为江州司马,恰巧也路过蓝桥驿。来到蓝桥驿,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寻元稹的诗。看到元稹的诗作后,白居易写了一首《蓝桥驿见元九诗》。诗中写到蓝桥春雪君归日,秦岭秋风我去时。每到驿亭先下马,循墙绕柱觅君诗。这首诗不是白居易的代表作,与江州司马泪沾巾的《琵琶行》知名度相去甚远。这首诗被人提及,还是因为元白之间的交情。撇开交情、艺术水准不提,从今人的角度,也能看到些不太文明的行为。

诗中第四句说:循墙绕柱觅君诗,可知元稹的诗作,不是写在墙上就是写在柱子上。放在当下,这是在公共场所乱涂乱画,但白居易并不觉得有何不妥。这一方面和友谊有关,另一方面这种称为题壁的写画行为,也是当时的风气。

这种风气到了五代,出了一位题壁界登峰造极的人物。杨凝式,这位经历梁唐晋汉周五朝的高官,将题壁这事做到极致。此公五朝都能做高官的诀窍是装疯,因为疯不论谁做皇帝,都觉得他全然无害,反而步步高升。他装疯的主要手段之一,是在洛阳各处寺庙的墙壁上写字,兴致来了找到一面墙便写起来,几乎洛阳城所有的佛寺道观的墙壁都被杨大人写上字。由于杨大人位高权重,又是当世著名书家,僧道们也乐意看他写字,为寺庙扩大名声。

但是,乱涂乱画还是带来些问题。时间长了墙壁剥落,后代人想再欣赏杨疯子恣纵潇洒的题壁草书就不容易了。宋代建立,洛阳能看到他书作的墙壁已经不多。南宋文献记载,经过金人南下兵火的摧残,杨凝式的题壁墨迹已归于无。我们现在能看到这位五代时期最重要书法家的作品,也只四五纸,不过几百字而已。如果当年他少在墙上涂抹多在纸上书写,可能会有更多作品传世。

杨凝式有书法、元稹有文采,写写还能当作艺术品看。要是两者都不甚精通还要题壁,就要摊上大事了。水浒中宋江浔阳楼醉题提反诗,被通判黄文炳发现,抓到大堂上,几乎丧了性命。可见乱写乱画,后果也会十分严重。

如果题壁多少还有点文化意味,《牡丹亭拾画》一折描写的纯粹是旅游不文明行为了。书生柳梦梅借住在梅花观,无聊到后花园闲逛,看到这样一幕。则见风月暗消磨,画墙西正南侧左。苍苔滑擦,倚逗着断垣低垛,因何蝴蝶门儿落合?原来以前游客颇盛,题名在竹林之上。客来过,年月偏多,刻画尽琅玕千个。咳,早则是寒花绕砌,荒草成窠。提名在竹林之上,就是在竹子上刻自己的名字,年深日久竟然琅玕千个。北京有个公园叫紫竹院,竹林茂密,竹子上面有许多题刻,王二小到此一游××爱××之类。我想柳梦梅看到的,不会比紫竹院的景象好多少。

有些事情,古人不以为意,今人认为是不文明行为。不知有没有人,会效仿古人去做这些事情,反倒以为自己很风雅。侯耀文有段相声《乾隆再世》。相声里侯耀文想要追随题遍天下的乾隆帝,在北海,围着五龙亭绕了47个圈、抽了3盒烟、喝了7瓶汽水、写下侯耀文到此一游的绝句。又在云冈石窟大佛脸上刻了云冈石窟漂亮,佛像刻的真棒。双手合十想对象,愁得脑门倍儿亮的歪诗,最终被派出所带走了。在这个问题上追随古人,恐怕只有被派出所带走这一下场。

读万卷书,让我们明是非、知对错。当我们掷书而起,行万里路时,我们应该有比古人更高的境界,更文明的行为,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题中应有之义。

●【往下看,下一页更精彩】●

@2015-2020 amoytong.com 版权所有| 闽ICP备15000252号-2 |广告合作:1612990279@qq.com | 手机版
虾么通网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